当前位置:亚洲激情
  • 儿子和老公情人一同生活
  • 本站编辑:小编发布日期:2019-11-17 11:44 浏览次数:
现在,我每天仍和老公徐冬睡在一起,而我的儿子则跟着老公的情人郑欣欣生活。这种关系是不是很奇特,在这之前我的生活如同天堂,只20天时间,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来到了地狱。快得连我自己都反应不过来,我该从何说起啊……(李泓低下头,长发遮住了脸,她说脑子里很乱。)
 
还是从去年底说起吧。我和徐冬有房子,但为了上班方便,租住在别人私房的三楼。一楼住着徐冬的工友涛涛,涛涛这些年来一直帮徐冬做事,关系很好。
 
有一天晚上,徐冬跟我说涛涛的一个女性朋友郑欣欣在追求他。我们俩坐在被窝里,边看电视边听他讲那个女人是怎么给他发短信、打电话,又是怎么套近乎,想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。
 
其实我老公徐冬论长相、论学历、论钱财、论家庭背景,可以说是一无可取,并且他从不为别的女人花钱,身上只带一两百元,其他的全交给我。可是我跟他结婚九年来,几乎年年都会有女人冒出来追求他。前年是个21岁的女大学生,去年是他们单位的女会计。我想了想,大概是因为他很会逗女孩开心吧,走到哪里都能带来笑声,大家都说他很开朗乐观。
 
只是跟他生活久了,我才发现他其实是个双面人,外表粗犷内心细腻,而且连我都猜不透他在想什么。他曾跟我说过:从来没有人能懂他的心。可能是由于这种很矛盾的气质,反而更惹女人怜爱吧。
 
但是我一直对徐冬非常放心,别的女人如何追求他,他都一五一十说给我听,也从来没让我吃过醋。
 
今年2月下旬,郑欣欣出现了,当时徐冬正在打牌。她就蹭到徐冬身边坐着,把胳膊搭在他肩上,还在他身上拧一下捏一下。第二天,她又来故伎重演的时候,徐冬本能地将身体往后一撤。我知道这不关徐冬的事,可是心里还是不舒服。
 
正好那段时间我的心情也很不好。因为经济危机的缘故,徐冬几乎没事可做,每天在家打牌。而我下了班还要做饭,晚上带儿子上医院,很晚才回家,非常劳累。本来就很怨徐冬,这时郑欣欣又出现了,正好燃起了导火索。
 
那天回到家,我就跟他大闹一场,责问他为什么不当众拒绝郑欣欣……其实对于这件事,我完全是无理取闹,借题发挥,我逼着他离婚,他死活不肯,就这样冷战了几天。我煞有介事地写了离婚协议书,说房子儿子都不要了,要净身出户。
 
有一天早晨,徐冬的大老板给他打电话,让他快到工地去。我堵着门不让他走,非要他签离婚协议,僵持了几个小时,他急得团团转。因为大老板是他的铁饭碗,他无论如何不能得罪。最后他只好签了协议。但他说签了又怎么样,我不跟你去办手续,还是离不了。
 
其实我也只是出气而已,并不真的想跟他离婚。
 
最痛苦时
 
女邻居帮我照顾儿子
 
这之后,他再没提过郑欣欣,我也没多想,以为她不再追求他了。有一天出门,我碰到了郑欣欣,她说已经搬到一楼来住了。
 
当年为了嫁给条件很差的徐冬,我跟父母、亲戚、朋友都闹翻了。所以我对徐冬的工友、工友的老婆、朋友都特别好,当自己人一样看待,对郑欣欣也不例外。
 
3月中下旬的一天,徐冬忽然很严肃地提出离婚,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莫名其妙。过得好好的,为什么要离婚。徐冬死死咬住说我们性格不合,我让他举例,他竟然把猴年马月、鸡毛蒜皮的事都扯出来了,真是让人哭笑不得。
 
我一直跟他沟通,问他是不是工作、生活压力太大了,我愿意和他分担。可是他铁了心要离,就是不松口。
 
我特别崩溃,有一天在大马路上晃了一夜。早晨回来,我去找涛涛,想问问他徐冬离婚的真正原因。推门进去,发现涛涛正在蒙头大睡,而徐冬和郑欣欣都在,郑欣欣气呼呼的,徐冬在哭。当时我不明所以,如今想起来,只怪自己太信任徐冬,完全没往那方面想。
 
那段时间我精神很恍惚,郑欣欣总是来陪伴我,宽慰我,还帮我分析,说趁徐冬对我有愧疚之情,不如离婚算了,他会把房产都给你。如果你拖着不肯离,将来闹到法院,财产一人一半,你就亏了。我说我舍不得孩子,郑欣欣说那你把孩子带着,孩子还太小,需要母爱。
 
那段时间我自顾不暇,对儿子更是照顾不上了。郑欣欣就总是带我儿子出去吃麦当劳、肯德基,给他买很贵的玩具、衣服、鞋子。
 
我一直觉得郑欣欣在我最困难的时候陪伴在我身边,很感激她。还想着等事情平息了,好好感谢她。
 
我手术前
 
小三制造自杀闹剧
 
当我知道真相时,实在很震惊。徐冬正是因为郑欣欣才来闹离婚的。
 
一方面我太信任徐冬了,另一方面,我一直认为徐冬根本看不上郑欣欣。
 
郑欣欣是因为老公有了外遇离婚的,她说:你的痛苦我能体会,可是感情的事是无法控制的。而徐冬也处处维护她。
 
最让我伤心的是儿子跟郑欣欣很亲。因为我从小教育儿子要节俭,也将他管得很严,而郑欣欣却愿意花钱满足他的一切要求,打骂更是没有过的事。所以儿子说:不要妈妈,要跟着阿姨。
 
并且我发现郑欣欣看重的是徐冬的人,而不是钱。我们的经济条件好转还是在去年,而今年经济不景气,一直都接不到工程。如果我们离婚了,徐冬会把房子留给我。他上无片瓦,带着个儿子,还欠着我娘家三四万元的债,谁愿意嫁?
 
如果郑欣欣是为了钱,事情还好办,如果是为了感情,那我真的没办法了。
 
4月初,我感到身体很不舒服,去做了检查,发现是乳腺方面的问题,要做手术。手术前检查时,我又被查出了高血压、心脏病。我们家有遗传病史,但大夫说如果心情愉悦,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发病,但像我这样心情积郁,就提前二十多年发病了。
 
我预约了手术时间,请好了假,每天尽量平心静气来降血压。手术前的那天,徐冬的一个工友来看我,说了一些郑欣欣的情感史。我放心不下,对徐冬说了。我只是想说即使我们离婚了,也先别跟她结婚,再磨合一下。没想到,徐冬跑去质问郑欣欣。
 
晚上,我们接到郑欣欣的电话,说让徐冬去收尸。我和徐冬一起赶过去,她吃了一瓶安神补脑片。我是学医的,知道那是中成药,只是吓唬人的。而徐冬紧张得要命,我们一起将她送进了医院,折腾了大半夜。
 
无法忍受
 
又不舍得放手
 
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血压又冲上去了,可是我不能改手术时间,因为不能再请假了。本来手术只45分钟左右就可结束,但那天一直从早上9点半做到下午两点。
 
我在手术台上迷迷糊糊的,一会睡一会醒,恍惚中只听到血压……血压……。后来才知道我的血压太高了,导致了大出血。
 
手术后,我签了责任自负,坚决出院了。我已经失去了老公、孩子、健康,如果再丢了工作,我就无法养活自己了。(李泓指了指自己的胸部,说明天要到医院去拆线)
 
这些事我都没有告诉我妈妈,因为没打欠条,我想等徐冬把欠我妈妈的钱还上了,我的病也养好了,我们再来考虑离婚的事。我病在床上时,我儿子被郑欣欣送到了她娘家养着。徐冬和她就在我面前出双入对,打情骂俏。认识我们的人以为我们三个是朋友,不认识的人以为他们是两口子,而我是外人。
 
我实在无法再忍受了,可是心里对徐冬又有着深深的眷恋。在过去的九年里,他对我一直很好,我并不想离婚,更何况我身体这么差,一下离了婚,也怕承受不住……